Saturday, March 5, 2011

咖啡

咖啡这个东西,从也没喝过欧洲人说的很好喝的,只喝他们说很难喝的美国咖啡。
还记得很久之前在西二喝的速溶咖啡。后来来了这儿,就喝喝一般的美国版的普通咖啡。
在qe之前,在ssw喝过浓缩咖啡,让我一下午很high的做题。
再往后,就不碰咖啡了。只能在每天还没醒的时候,闻到前室友做的浓缩咖啡的味道,在房间里飘一个上午。
最近心血来潮的买了些豆子,用了那个买来都没碰过的磨子,又搞了一个press,发现这样的咖啡够浓了,合了这些年养成的重口味,加上榛子味的咖啡,在周末的早上嘬几口还有些味道。

1 comment:

F. Chris Chen said...

每次喝完都会很comfortable, warm, relaxed, and sleepy.